刺客

当车轮开始转动,旅程就必须起步。
龙之谷/岚/武战道活跃中

手书预告。

鼠绘,所以战线长,见谅

要开始修炼啦zzz
为了新学期面对学弟学妹时,自己能用画功长点底气吧
不过我觉得我这种可爱系的风格是改不掉了

这只急不小心画的太少女,就不打武战tag了,悄悄看就好

◎『你的森林』 01-迷途的旅人 || 动物拟

00-序言
>>
「狼迷了鹿,路迷了树。」

01-迷途的旅人
BGM:Kiss Of Death
BGM戳这儿
>>
末冬的天空,总比其他时候更为沉闷,云层压抑地围困住山峰,令其中的生灵有些透不过气。几缕偶尔切割开乌云的阳光,也配合着飘散的雪花砸落在地,潇潇洒洒铺了半个树林,刺眼夺目,却缺失应有的温度。

穹顶降下的风雪,依然未有变小的趋势,相叠打压地面的土壤,没一会儿便堆积起雪层。半山银白中几乎见不到动物出没,唯剩那火红的渺小身影往雪面踩出一排脚印,小心翼翼的穿过枯槁果林,架着打蔫的叶子快步离去。

针叶上的雪团再次跌下枝头时,沉睡的灰狼才勉强恢复了意识。他迷糊中甩动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,试图用僵硬的四肢支撑起身体,不想毛发上摞着的冰花哗啦啦掉进脖颈,化在狼毫间惊起他一阵哆嗦。

急速锋是被冷醒的。休憩的那小段时间内,连绵的暴雪将他的身子埋得严严实实,往他的脊背上撒去白雪,令他的毛尖挂尽冰渣,延续之久,以至于浓密的毛发都失去了应有的御寒性。而更为雪上加霜的是,脊背上那几道未愈合的狭长伤口,也在风的恐吓里不情愿的拥抱进泥沙,与凝固的血液一齐冻在歪斜的松树之下。

感受到自身不佳情况的灰狼利落的翻了个白眼,嘴巴一咧满心的不悦。这大雪早不下晚不下,偏偏挑最窘迫的时期来个痛快,真是令狼愤懑。换作平日,抵御这般严寒根本就是小菜一碟,哪会有冻僵的情形?

不过换个角度看,这雪下得倒也应景,毕竟狼生低谷,总需些衬托凄凉的东西。急速锋自嘲的发出低沉的笑音,艰难的转过头打量背侧的伤口。回望前几日,他领着群调皮小狼直捣虎穴,揍趴那老虎的手下,叼开人的幼崽,十分威风,只是不小心落得满身伤,左眼的视力也损了一半。可归来不仅没有得到嘉奖,还引来大祸,因此被暂驱离群,一路流浪到这冰天雪地之处。不过急速锋不后悔,消灭敌人是他身为狼的骄傲与信条,行侠仗义除恶扬善,惩罚胡作非为的家伙有什么不对?

他越思考越郁闷,颇有股失意的不甘感。而漫天飞雪倒似想欺负这条轻狂的少年狼,思索的顷刻间又加大了几分,急速锋这才觉得不对劲,或许是失血过多,他的意识竟开始越发昏沉,要是此时在雪堆里睡下去,那就极有可能醒不过来了!

他第一次觉得死神近了,便开始盼望太阳能够出来,再者有路过的伙伴伸出援手。虽然他对那群刁钻野蛮的同族毫无好感,但如果无人把他拉出这个鬼地方,过几天他就会成为山里出名的灰狼冰雕,供人观赏取笑。想到这儿急速锋不禁打了个寒颤,略有惊慌的仰起头来,覆上模糊视线的雪花点缀进鼻尖,冰凉触感让他更加不安。

“不,哪怕有人在这儿给我一枪也好——比起搏斗时倒在人类的猎枪下,冻僵这个死法可太窝囊了!”

恍惚中,他身旁的灌木丛发出窸窣声响,瘦削的动物拖着雪橇从后方探出头,睁圆黑溜溜的眼睛朝灰狼的方向投来目光。

他真漂亮。这是急速锋对眼前生灵的第一印象,年轻的斑鹿毛绒的额头还尚未长出鹿角,背部泛着鲜艳的红光,上面的几点斑纹就如火焰无休止地燃烧着,在雪地的映衬下最是闪耀。

火雷霆已经被困在茫茫白雪中不知多少天了。早在暴雪之前,他就不幸遭遇了猎人的袭击,原先安宁悠闲的鹿群纷纷逃散,待停下脚步才发现自己到了个不知名的寒冷地域。恰又遇上大雪封山阻碍前行,孤身一人也无处可去,只得暂找了个山洞躲避风雪。但久不出门也不是方法,归队之前总不能饿死在这荒郊野岭,无奈下火雷霆便拖起废弃的雪橇出门觅食。好在树林里还有些饱满的落果,配上一些瘦叶足够自己撑过大半个月,至于未来如何,待存活到那时再考虑。火雷霆这么打算着,本认为已是最为妥当的计划,只需实施就能保住一命。但人算不如天算,让他撞见那虚弱的饿狼,那刻起策略便被火雷霆立即打乱,待着哪日重新拼装。

“嘿,小鹿。”

急速锋潜意识中渴望眼前的斑鹿有所动作,却又不希望他上前帮助。他生怕自己恢复后一忍不住,由着本性撕咬了救命恩人的咽喉。因此他妄图向火雷霆呲牙咧嘴,恐吓走这弱小的食草动物,可面部的肌肉早已无力牵动,露出他锋利的尖牙后就没了下文。

火雷霆的确受到了惊吓,两侧的鹿耳倏地立起,警惕的后退几步,停在灌木丛后怯怯望着自己的天敌。那狼看小鹿似有退缩便收了武器,别过头蜷缩成一团,半阖上眼眸窝进原地,有些失落的瑟瑟发抖。火雷霆知道他是刻意而为,又见那背部淌血的伤口很是扎眼,由此顿生了怜悯之心,大着胆子再次迈步上前,用蹄子轻刨开灰狼腹侧的泥土与冰雪,毫不犹豫地把满雪撬的果实往雪地一倒——

食物可以再捡,狼命关天啊。

急速锋此时已作不出什么反应了,任依着斑鹿湿漉的鼻尖蹭动他的毛发,或让身躯拱着他的腰部,一点点将僵硬肢体挪进雪橇。可这灰狼浑身肌肉很是健壮,给火雷霆的搬运工作增添了不少困难,而纷扬大雪也早把他冻的够呛,使本利落的动作放缓许多。待到安置完毕,二人的身体都落上了层薄薄的冰花,覆得一身洁白更显狼狈。

火雷霆轻轻蹭去灰狼满身的露珠,转回前方挂好绳子跑动几步,任凭身上被勒出道道红印,也依旧奋力拖起重物前行,木质雪橇发出吱呀声响抗议,又因主人的执着只能罢休。火雷霆说不清他救天敌的缘由,但他相信身后的动物和他一样,迫不及待想要到那温暖的山洞,想要触碰生命的光,想要活着。

“急速锋。”

那简短的介绍像是梦呓,瘫倒的灰狼发出软糯的鼻音,告知火雷霆某些信息。火雷霆闻之抖抖耳尖,微眯起含着星辰的眼眸展露笑颜,不知为何心中的疲惫随之一扫而空。双蹄蹬地的节奏便愈发密集,在纷飞雪天牵着二人的身影逐渐远行。

“我叫火雷霆。”

……

那日的太阳在最后一刻才拨开云层,朝地面的身影探出橙红色的脸,抬眼一笑扯去满天空的浑浊,藏进山头消失不见。

入夜了,雪还在下。

◎『你的森林』 设定&写在前面

一篇突发奇想造就的文章
设定:
火雷霆-斑鹿
急速锋-墨西哥狼
力元霸-小熊猫
绝地轰-挪威森林猫
逆风旋-山瞪羚
破天冰-金雕
飞摩轮-蝙蝠

🌈写在前面
1.本文为中短篇,动物拟,不喜慎入。
2.CP向有,主急火,微力绝、破逆。
3.不追究为何这些品种的动物会出现在同一片森林。
4.有BGM的篇章配合食用更加。
5.设定动物间可以通过语言沟通交流。
6.个别动物习性未考虑。
7.会出现原剧情节的影射。
8.有些莫名其妙的句子,可能是剧透,或者是楼主突然想装个逼(真相。
9.楼主高一党,较忙,所以更新时间不定,但是一定不弃。

存档格式化。

私设镜急镜火√

「Forever.」
「无论发生什么,都无法将我们分开。」
>>
一张隐藏的急火,后面的剪影是雷霆啦
私设时间为近代的英国

私设的幼生体们
p1急火
p2幼火
p3幼急
p4幼儿园设定火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下是p1的大体背景故事。
设定是阿火比小急稍大一些,个头也窜的快,所以有一定的身高差。
阿火穿的是带有火焰纹样的连裤袜,小急本来也是,但因为太顽皮老是弄破,就给换掉了。
城主例行会议的时候,无量因为不放心自己的徒弟,就顺带捎上了小急。刚好无极也带上了阿火,两个小家伙闲暇时就常凑在一起讲悄悄话。
有一次海无量看见这景象,想偷偷拍下来。小急正在和人津津有味分享着自己的各种事情,一瞅见相机就反应很快的比了个剪刀手,阿火正听着小急的话觉得很有趣,面颊也止不住笑意,还没发现被偷拍了呢。就是这样的画面啦

吸血鬼绝,依旧是魄姐设定
本来要画他狡猾的笑容,然后我一翻页看见和小急一模一样
……虽然是兄弟,还是改一改吧

试图画了魄姐文里的急火,吸血鬼和狼人
真是带感啊x